3

Aug

本报记者 李婷

8月1日晚间,宁德时代突然发布高层变动公告引发了市场关注。公告显示,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董事长、副总经理黄世霖的书面辞职申请,黄世霖出于个人事业考虑,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、董事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和副总经理职务。

对于黄世霖的辞职,宁德时代在公告中表示,此次辞职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。与此同时,宁德时代董事会审议选举了董事周佳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副董事长,同时由董事长曾毓群接任公司总经理。

8月2日,宁德时代回应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称,“后续黄世霖先生将在‘光储充检’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,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战略协同,共同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。”

离职后仍需遵守

减持规定和承诺

黄世霖被外界视为宁德时代的“二号人物”,是宁德时代创始股东,也是宁德时代第二大股东。

从宁德时代股权结构上看,宁德时代第一大股东、控股股东依然是瑞庭投资,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为24.43%,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方式合计持有瑞庭投资100%股权,间接持有公司24.43%的股份,并和股东李平为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为29.23%。

而截至目前,黄世霖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2.609亿股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0.69%。截至8月2日收盘,宁德时代股价报523.87元/股,据此,黄世霖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市值约为1366.78亿元。

根据此前2022年3月份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,黄世霖以1500亿元的财富位列第63位;而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以3350亿元排名第24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上半年,市场一度传闻“宁德时代二号人物黄世霖近期疯狂减持套现”,对此,宁德时代6月9日的公告中专门对此进行了澄清说明。

宁德时代表示,黄世霖因家庭资产规划需要,自1月11日至6月1日期间,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转让公司200万股股份至6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,且6只投资基金产品穿透后的唯一出资人均为黄世霖。因此,6只基金与黄世霖为一致行动人关系,并未导致黄世霖持股比例和数量发生变化,不存在“变相减持”。

另据8月1日晚间公告显示,鉴于黄世霖在任期届满前离职,且为公司持股5%以上股东,其辞去上述职务后仍将继续遵守《公司法》《上市公司股东、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》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》等相关规定以及其在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时作出的承诺。

具体包括,在其就任时确定的任期内(2021年12月30日至2024年12月29日)和任期届满后6个月内,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%;离职后半年内,不得转让其所持公司股份。

对此,一业内人士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上市公司持股5%以上的大股东离职后,一方面需要遵守相关减持规定,另一方面也需要遵守上市时的减持承诺。以公开信息看,黄世霖虽然任期未满提前离职,但此前如果明确承诺了具体任期时间,那意味着在2024年12月29日之前,其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%。

辞职后将探索

“光储充检”业务

宁德时代回应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称,黄世霖将在“光储充检”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,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战略协同。

“近年来,黄世霖的主要事业精力都放在了‘光储充检’业务板块。”一知情人士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透露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此次辞职后,黄世霖仍任职福建时代星云科技(以下称“时代星云”)董事长。工商资料显示,时代星云成立于2019年2月份,获得宁德时代以及星云股份两家上市公司股东参股,持股比例分别为20%、10%。时代星云主营业务为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光储充检一体化智能电站等的高新技术企业。

业内人士指出,作为新能源汽车充电、检测后端业务,“光储充检”一体化充电站解决方案被视为解决充电难痛点的一个方向。

国盛证券研报表示,“光储充检”电站是满足电网新要求,实现技术跨越式升级的新一代产品,也将成为面向新一代超充网络的革命性产品。

据悉,“光储充检”中“光”指的是充电场站车棚顶部铺设太阳能光伏板,作为新能源汽车充电电能的补充;“储”则在配网资源不足的情况下,利用储能系统对电能进行优化配置;“充”指的是在场站搭载直流充电桩,将新能源汽车充电的时间缩短至30分钟;“检”则是将电池检测功能搭载进来。

不过,目前时代星云“光储充检”相关业务依然处于投入阶段。财务数据显示,时代星云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.03亿元,净利润亏损978.98万元。

对此,有业内人士认为,国内虽然已有多家企业布局“光储充检”市场,但市场培育还需较长一段时间。未来随着成本的降低、市场的拓展,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,光储充检一体化的模式有望达到经济效果。